<dfn id="pxvx1"></dfn><i id="pxvx1"><optgroup id="pxvx1"><big id="pxvx1"></big></optgroup></i>
<output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div id="pxvx1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<mark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/ruby></mark>
      <output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<meter id="pxvx1"><xmp id="pxvx1"></xmp></meter>
    1. <optgroup id="pxvx1"><sup id="pxvx1"><kbd id="pxvx1"></kbd></sup></optgroup>

      <blockquote id="pxvx1"></blockquote>

    2. <span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acronym id="pxvx1"></acronym></menuitem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"pxvx1"></code>

        <mark id="pxvx1"></mark>

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pxvx1"></blockquote><big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ol id="pxvx1"><dl id="pxvx1"></dl></ol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pxvx1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dl id="pxvx1"></dl></menuitem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資訊 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畫家梅墨生60歲因病辭世,曾批國畫教育失敗、寫意寡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6-17  |  來源: 彭拜新聞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6月14日下午,知名書畫家、學者、太極拳家梅墨生因病辭世,享年60歲。“澎湃新聞·藝術評論”從其友人處確證了這一消息,據介紹,梅墨生是因腸癌辭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6月14日下午,知名書畫家、學者、太極拳家梅墨生因病辭世,享年60歲。“澎湃新聞·藝術評論”從其友人處確證了這一消息,據介紹,梅墨生是因腸癌辭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墨生對中國書畫有著清晰的文化立場,對當下中國畫教育的困境頗多思考,他多年前在與澎湃新聞對話時曾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“如果站在中國文化發展的立場來看,幾十年來中國畫教育是失敗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中國畫,他認為“用筆決定了線。” 他說:“有人說中國畫窮途末路,這只是一種理論假設。一種藝術是否窮途末路,那要由藝術的實踐者們來決定。藝術家如果沒有真誠地對待自己藝術的追求,是搞不了藝術的。”“如今國畫‘寫’(書法性)意寡矣淡矣,因為今人書法功夫欠缺久矣甚矣。”梅墨生生前極其推崇齊白石黃賓虹,對黃賓虹,他說:“我何以推崇黃賓虹?因為他人單純、淡泊、專注、勤奮、博學;因為他的藝術高古、蒼渾、厚重、空靈、儒雅;因為他不與時人爭勝、其佳作一空千古、賞之如飲醇醪……” 梅墨生的微信朋友圈,最后一次是在2019年5月18日,標題是《失眠》,并就此定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人生有似紫藤花,結痂、枯萎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花架也拉歪啦,有時把寂寞填滿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有似莫名雨,未下時彌漫著郁悶,降下時半夜里透著爽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透過幽窗看去并不富麗的庭院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紫藤花又拙壯了、還有竹子、牡丹、玉蘭花相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刻,找不到曹洞禪的洞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刻,尋不到任何得與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有可憐的飄浮的心 失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、5、17夜 梅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墨生1960年生于河北,號覺公,齋號為一如堂,曾師從宣道平、李天馬、李可染等先生。文化部國家藝術科研課題項目評審專家,中國畫學會理事,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、民盟中央文化委員會委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墨生(1960-2019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會對梅墨生的評價是一位從事中國畫、書法藝術創作和近現代藝術研究與評論的“三棲型”人物。梅先生的書法以行草書見長,結體夸張、變體,卻是古法盎然,一派剛柔并蓄、清麗平和之境。人們能從他的作品中看到不離傳統和常變常新,感受到一種傳統與時代緊密結合的藝術思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聞梅墨生辭世的消息,藝術界一片嘆惜,“太意外了!他那么年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十多歲的知名藝術評論家、畫家謝春彥剛剛聽聞這一消息,他對澎湃新聞說,“太意外了,他太年輕了,我們一起參加過不少藝術方面的研討會,梅墨生是一位非常正派的人,有才情,敢于直言,像他這樣的人太少了。非常悲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畫家劉墨說:“墨生兄比我大6歲,因為名字里都有個墨字,所以容易接近。他說他的名字有來歷,我相信。后來我讀《佩文齋書畫譜》,其中有個元朝的和尚:‘梅沙彌,號墨生’,我把這條文獻發給他。1990年,我結識他,10年后,我和他來往慢慢少了,因為他不知道聽了誰的話,說我說他‘壞話’,我也不必分辨,來往慢慢自然少了。甚至我有意不太和他多說話。墨生兄喜歡看相,他有次看見我,盯著我看,我淡淡地笑著說,不用相了,我知道我自己,恬淡無求,沒什么出息。他大概看出了很多秘密,只是聽了我的話,搖了搖頭,什么都沒說。在北京,我們實際上住的很近,路程大概是半小時以內,卻彼此沒有走動過……我們雖然后20年若淡若疏,卻怎么也抹不掉30年的交情。今天下午,聽說他仙逝,還是說不出的難過,59歲,畢竟太年輕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朱萬章說,梅墨生先生是我熟悉的老朋友,是一個詩書畫兼擅的傳統文人,他的離場,是中國畫界的一大損失,令人痛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墨生畫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藝術主編顧村言說:“晚餐后看到在有人在朋友圈的悼念消息,腦子就暈了一下,因為太意外,當時就留言問友人真的假的,但想想不可能假,又再次電話確認,慨嘆不已!實在是太意外了!與梅墨生第一次見面在是很多年前在日本參加一個藝術論壇,住在一起,因為相同的愛好實在太多,沒事就聊天,很投緣,談及中國畫的現狀,他直批:‘如果站在中國文化發展的立場來看,幾十年來中國畫教育是失敗的。’這一觀點我極其認同。梅墨生是個多面手,才情大,精書畫詩詞與太極拳。在北京他事多,有時可能太忙了一些。去年中秋前后在北京出差參加一個論壇,他聽聞約我希望見面一敘,后來因為自己參加論壇的議程太多,又得早點回滬有事,實在不能赴約,當時想見面機會多的是,留言向他表達歉意,老梅專門發微信說‘本想與你呆會兒……’,沒想到那一次竟是最后一次見面的機會,想想真是后悔不已,悲痛不已!老梅一路好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旅日篆刻家鄒濤回憶說:“第一次見墨生梅兄是1990年夏在劉恒兄家。劉恒兄當時住工體附近,那天,王鏞先生、叢文俊先生也在,大家聊得挺開心。梅兄給各位大伽算了命,內容已記不得了,好像就說我命好,沒具體說。后來梅兄說要找旅館,我說不嫌棄的話,可以住我家去。這樣,才見第一面的梅兄坐我的自行車跟我回了家。那個年代大家都比較窮,還不舍得花錢住旅館。那之后我旅居名古屋,梅兄借調到《中國書法》雜志社。梅兄那些年的諸多成就,多半通過中國書法,以及劉正成先生等得知。1997年,應劉正成先生之邀,我在中國美術館舉行個展,為造點聲勢,劉先生幫我聯系《美術》雜志刊發水墨畫專題,請梅兄撰文,兄欣然應允,大文‘默會自然、水墨為上’刊發在《美術》雜志1997年第8期。那之后又有了些零星交集。梅兄那些年很火,成了書畫家、評論家。又過了若干年,梅兄說想游一次日本,經旅行社朋友安排,陪梅兄一家同游京都、大阪、奈良、富士山、東京。梅兄在寒舍作花卉冊頁、行草書長卷留念(九松園寶物)。在東京,陪梅兄逛古董店,梅兄購得巨硯一方、吳昌碩書法紈扇一幅。近年多微信交流。梅兄有詩才,每有所作便傳來拜觀,余不擅作詩,也只有點贊的份兒。今年梅兄說得病住院,三月份正值我在中央美院書法系任教,約了個時間專程前往探望,大約是手術的緣故,一見頗為消瘦老友見面,說說笑笑,也是為了能讓梅兄開開心,意在希望梅兄放下一切,安心養病。當晚在梅家吃的飯,飯后告別,當晚略有涼意,梅兄執意要送出大門,相約今夏梅兄遷新居后再去拜訪,不想竟成了永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墨生今年病中的書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墨生課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中國畫的表現,梅墨生生前曾談到:用筆決定了線。因此,筆性的差別決定了筆味的差別。所謂筆性,習慣上指稱為畫者對筆的自然感受與把握習性,它很本質,本質到可以窺見畫者的心理素質與綜合技術訓練程度。中國畫很看重筆性筆味,是如同生活中的人品人性之重要一樣。所以說,通過欣賞把玩筆性筆味,可以進一步深度理解畫者的“人文”,中國畫是非常強調人文品質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墨生山水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認為,中國畫才具有“線”的鮮活表現力,中國書法的點畫表現賦予了書寫者的人的“心性”,所謂“書者如也”,那么繪畫借鑒或強化了書寫性后“線”性也向畫者的心性靠近了,所畫“物皆著我之色彩”――表現因素得以強化“當風”、“出水”各成其體,其彰顯的正是畫者人的“品”味與“格”調。中國傳統學術之核心正在于“盡性致命”!可見,書畫之通乃傳統學理之深契,于此之辨非僅斤斤于畫法之末也,“再以齊白石之畫為例,其為萬花寫照為百鳥傳神之作,均因一筆一畫之勾寫而有生動而有稚拙,而畫(寫)意盎然,耐人尋味。在國畫之味就在毛筆之運用中得(當然還有其它因素),寫味愈足味道愈濃。不知此不足以言中國畫也。有如京劇唱腔必有抑揚頓挫而有味道,白話唱念是話劇表演不是京劇,也有觀賞性,味已不同。如今國畫‘寫’(書法性)意寡矣淡矣,因為今人書法功夫欠缺久矣甚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默生《美猴王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延伸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藝術家自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小時候興趣廣泛,也算好學,又碰到有關老師指點,從沒中斷過。通過對每一領域階段性的投入、深入,慢慢發現它們之間又相通,它們追求的美學境界不一樣,但它們都在中國哲學文化歷史的背景里。我的性格是對一件事情一旦喜歡,就要弄到一定的程度,絕不半途而廢,比較執著。無論書法還是繪畫,都是我內在自然流露出來的,我從來不勉強自己,不想寫字、畫畫時,就不去寫、畫。我是一個興趣論者,是內在精神的需求左右著我。藝術家如果沒有真誠地對待自己藝術的追求,是搞不了藝術的,我從內心敬佩黃賓虹、齊白石、李可染這樣的人,可是現在許多名家就不是那回事兒了。我發現也有不少理論家是“風派”,他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之時,說藝術要現代化;等到九十年代傳統熱,又掉頭說藝術要回歸傳統,這也代表了他的人格。一個人的藝術觀點可能會有變化,但不能是180度大轉彎,何以前倨而后恭,前后相差這么多?我是一個旁觀者,看的很清楚,有些藝術家很盲目,被理論家或市場左右著,雖然其中一些很成功,但這些人經不住歷史的檢驗。不同的人對傳統的理解不同,也有層次上的差別。早期張大千的山水畫,摹古很有功力,但藝術性和創造力不高,這只是在形式上回歸傳統。傳統是一種精神,對于中華民族傳統精神的提煉,黃賓虹提出“渾厚華滋”,潘天壽提出“高華奇崛”,正因為這一點,他們的藝術才能達到相應的高度,這與他們的修養和認識有關。雖然黃賓虹重復類似的作品不少,但他精彩的作品是千年難見的,他與誰都不同,不同于董源、范寬、董其昌……就是他自己。這就是他的創造,是他對傳統的挖掘。有人說中國畫窮途末路,這只是一種理論假設。一種藝術是否窮途末路,那要由藝術的實踐者們來決定,如果你是一個有創造力的藝術家,會永遠有所發現和表現,怎么會走向末路?因襲是不行的,上個世紀初,陳獨秀、徐悲鴻、林風眠、康有為等人對因襲、模仿的藝術進行直接的批判。傳統是個寶藏,博大精深,任哪個人都不能窮盡,有待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角度去發現、發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,下載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,關注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电子游戏机大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pxvx1"></dfn><i id="pxvx1"><optgroup id="pxvx1"><big id="pxvx1"></big></optgroup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div id="pxvx1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/ruby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pxvx1"><xmp id="pxvx1"></xmp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pxvx1"><sup id="pxvx1"><kbd id="pxvx1"></kbd></sup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pxvx1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span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acronym id="pxvx1"></acronym></menuitem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pxvx1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pxvx1"></blockquote><big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ol id="pxvx1"><dl id="pxvx1"></dl></ol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pxvx1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dl id="pxvx1"></dl></menuitem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pxvx1"></dfn><i id="pxvx1"><optgroup id="pxvx1"><big id="pxvx1"></big></optgroup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div id="pxvx1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/ruby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pxvx1"><ruby id="pxvx1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pxvx1"><xmp id="pxvx1"></xmp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pxvx1"><sup id="pxvx1"><kbd id="pxvx1"></kbd></sup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pxvx1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span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acronym id="pxvx1"></acronym></menuitem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pxvx1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pxvx1"></blockquote><big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pxvx1"><ol id="pxvx1"><dl id="pxvx1"></dl></ol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pxvx1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pxvx1"><menuitem id="pxvx1"><dl id="pxvx1"></dl></menuitem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选5开奖结果74期 排列五中奖新闻700万 新时时免费软件 专门看赛车比赛的软件 腾讯分分彩怎么取结果 时时彩计划精准免费网页版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 时时龙虎 3d近十期开机号今天 推倒胡麻将 天津时时彩手机开奖 济南11选5开奖记录 卡五星麻将必胜口诀 腾讯分分彩计划免费软件 甘肃彩票11选5 陕西怏乐十分今天开奖结果